乘政法系统整顿的东风,彻查江西高安办案机关绚私枉法包庇黑恶分子涂甲文

发布时间:2021-03-09 10:19 来源: TIAN-YA-BBS 栏目: 社会新闻 点击:

我叫张耀成(电话15970561226),出生于1959年7月15日,家住江西省高安市伍桥镇桂塘村委会张家村,是一名退伍老军人。  【案件..

  我叫张耀成(电话15970561226),出生于1959年7月15日,家住江西省高安市伍桥镇桂塘村委会张家村,是一名退伍老军人。
  【案件详情】2020年6月23日,我因实名举报高安市伍桥镇桂塘村前任村支书涂甲文(现为奉新县宏顺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法定代人)骗取国家移民款、截留私分国家救灾款(经调查属实,省移民办已电话、微信告知了我调查结果并已核减涂甲文及其全家的直补身份),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被涂甲文纠集多名刑释人员殴打报复。当日,涂甲文听说宜春调查组正在我镇调查其骗取移民款、截留私分救灾款一事,其做贼心虚、恼羞成怒,于下午约4点50分,伙同刑释人员王运延、易开广从30公里外的奉新冲入我家,当时楼上有我四岁的小孙子,其恶狠狠地问道:“你爷爷死哪去了?让他死出来”,小孩当场被吓得哭叫起来,他们在家中搜寻我无果后,便在我家楼下门口蹲守(我家楼下就是镇公交站和镇上最大的超市),几分钟后,我一人驾车刚到家门口,不等我反应过来,涂甲文率先冲向车窗,其他人员紧随其后,光天化日、当着5名村、镇干部和几十名围观群众一起对我进行暴力群殴,他们一拳拳重重击中我的头部、脸部、胸口等,我坐在驾驶室内根本无还手之力,致使我当场口吐鲜血,血流不止,他们仍不肯罢休,猛踹车门,强行打开车门,将我拖拽出车外,更加拳脚相加,导致我牙槽骨骨折、颧弓骨折、眶骨骨折、鼻骨骨折、脑震荡、中耳炎、多处软组织挫伤,造成十级伤残。整个过程有视频监控为证!当时我四岁孙子就在旁边,不断哭叫着不要打爷爷,身上被溅满了我的血,受到极度惊吓,此后连续数月无故哭闹,难以入睡,动辄惊醒。
  涂甲文殴打我之后还扬言镇领导已承诺他涂甲文打人不用坐牢(有录音为证),如此猖狂的村干部,性质如此恶劣且铁证如山的案件,却被伍桥派出所等办案机关和高安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弄虚作假、违规鉴定,故意拖延案件,威胁、恐吓、逼迫我与涂甲文私了,不私了就阻碍我鉴定,说若去鉴定,鉴定为轻微伤,涂甲文一分钱都不会赔,若鉴定为轻伤,也是自己打伤的,我坚持要鉴定,结果2020年12月7日,我脸部骨折竟然全部鉴定为陈旧伤,轻伤最终变为轻微伤,刑事案件被作为治安案件来办理!
  【办案机关】伍桥派出所滥用职权,找假证人做假证言,威胁、恐吓受害人
  伍桥派出所距离案发地非常近,却是在涂甲文等3人刚好离开才到现场,到了现场后,不问行凶者去向,也不向在场的群众了解情况,而是直接拉血流不止的我去派出所。并故意将寻衅滋事、打击报复、故意伤害的恶劣案件定性为一般民事纠纷案件,只找村、镇干部作证人,其中有“证人”根本未出现在案发现场,在场群众也一致反映未看到此人身影(有视频监控和录音为证),其他两“证人”与涂甲文之间有密切利益关系。伍桥派出所所长陈赤峰也说:“证人都说只是轻轻打,没怎么打中,我看天眼,确实看到他们一拳拳往驾驶位置打,但是看不见打没打到你,我办案从来不推测,看不见就是没打到”。事实上,案发现场的群众有几十人,全程目睹了整个案件,还有多人在拖住涂甲文等3人的过程中被其打中,这些人真实知道他们出手有多重,拳拳想要致我于死地,而在场的村、镇干部只是袖手旁观,为什么证人中没有一个在场的群众?我一直要求办案单位重新找现场群众做证人证言,然始终被拒绝!
  我家人请求伍桥派出所向法医提供案发受伤照片、视频监控等事实证据,以协助法医尽快做出鉴定,然所长陈赤峰首先要求我家人全部交出手机才可跟他交谈,不准录音录像,并说向法医提供证据不是他们派出所的事,法医也从未向他们要过这些证据!当我家人提出外出鉴定时,陈赤峰却说这不归他们管,他们已拘留了涂甲文,早已结案,并威胁说:“你们让涂甲文拘留时间太久了(只有12天),若还让他坐牢的话,他会告你们,出狱后会报复你们全家老小”。当明确外出鉴定是向伍桥派出所申请时,陈赤峰要求我准备所有CT和检查报告,他再打包邮寄到一个有鉴定资质的机构做鉴定,并且强调不用我本人去,均有录音为证。
  【高安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田健、李侠故意指定一家医院,故意采用相互矛盾且无法律效力的证据,拒绝一切可证明实际伤情的客观证据。
  2020年7月11日晚,有村民特意找到我家人,告知涂甲文早已在高安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找好了关系,并叮嘱千万不要去那里鉴定。2020年8月20日左右,我的代理律师与田健取得联系,田健暗示涂甲文私下已找过他。2020年9月,涂甲文便对外宣称“我用钱摆平了这件事”。
  2020年7月13日,我到高安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然田健、李侠不对我受伤部位进行任何检查,连起码的询问也没有,就让我出去并关上门,同时拨打电话,这个神秘电话持续半小时,中途根本不搭理我,通完电话后就拿出一张让我去南大一附院做骨折新旧的鉴定表,不作任何解释,并强调不做这个鉴定就拒绝鉴定我的伤情。当日从该鉴定中心出来后,我和我的家人就不断收到替涂甲文说情的电话。
  田健、李侠自始至终指定一家医院做骨折新旧鉴定,我不去南大一附院就不给鉴定;不交出南大一附院的鉴定结果,他们可以去调取!事实上,南大一附院的王敏共做了两份无伤情分析说明,无落款时间,也未加盖医院公章的专家咨询意见,一份是“左颧弓及左眼眶外侧壁见线状透亮线”,一份“左侧颧弓陈旧性骨折,与2020-6-23日外伤时间不吻合,左侧眼眶未见骨折”,这两份不仅相互矛盾,而且后一份直接否定了我在南大二附院住院的客观诊断结果,也完全与其他专家的阅片诊断结果相反。然而,田健、李侠明知南大一附院两份专家意见相互矛盾且均无法律效力,不仅不调查核实,反而将这无法律效力的专家意见作为鉴定文书的主要依据!不仅如此,在同为无法律效力的两份专家意见中,田健、李侠选择性地调用其中明显违背客观诊断,写有“陈旧性骨折”的那份专家意见,且十分猖狂地宣称“南大一附院错,我们跟着错,南大一附院对,我们也跟着对”,有录音为证。
  为包庇涂甲文,田健、李侠明目张胆人为编造证据,不采用可证明骨折确系新伤的客观证据。为此,我曾无数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问题,但都把材料转到当地办案单位办理,殊不知问题就出在办案单位,他们明目张胆地包庇涂甲文,为其降低法律责任,逼我走极端!

  

  



  



  




本文标题: 乘政法系统整顿的东风,彻查江西高安办案机关绚私枉法包庇黑恶分子涂甲文
本文地址: https://www.ghacgh.com/News/shehuixinwen/20210309/830094.html
上一篇:内蒙古兴和县26年教龄老民办教师希望“公平转正”。 下一篇:20年前,济南市莱芜区孝义楼村刘明广与刘春剑交通事故真相(转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