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陕西富平县投资的悲惨遭遇

发布时间:2021-04-08 16:20 来源: TIAN-YA-BBS 栏目: 社会新闻 点击:

我在陕西富平县投资的悲惨遭遇  我叫汪胜章,是湖北襄阳市到富平投资办企业的投资人,身份证号∶420601195812035015。在此,反..

  我在陕西富平县投资的悲惨遭遇
  我叫汪胜章,是湖北襄阳市到富平投资办企业的投资人,身份证号∶420601195812035015。在此,反映我在陕西富平县租赁县造纸厂期间,当地政府不诚信,官员不作为,司法不公,知法犯法,地方保护,新官不理旧帐,官员巧取豪夺,致使我投资与资产损失巨大,历经16年维权无果,本人也因此耗尽资产,负债累累,穷困潦倒的悲惨事实。
  2002年,陕西省富平县招商引资,当年8月1日,我在县政府书面承诺的情况下,与富平县造纸厂签订了20年的《租赁经营合同》,富平县经贸委加盖了公章。履约后,我投资了526万余元,对原有厂房设备进行了修缮、更新改造,还增加了新的设施和新的生产线,代原县造纸厂投资新建完成了第一期环保工程建设,并达标验收。短短几个月,就生产出了高档防伪、防盗版、防近视等文化用纸,各地订单源源而来,使一个停产六年,破烂不堪,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重新焕发勃勃生机,安排200余名下岗职工及社会人员重新就业。时任渭南市政府曹莉莉市长、富平县委书记刘伟发、张建忠等领导深入到我公司检查指导工作时,给予了高度评价及鼓励,讲"你们克服了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把这个国有企业给救活了,谢谢你!今后严格执行合同,严格履行承诺;你发财,我发展"等等,公司上下满怀信心大干之日,厄运却接踵降临到我头上。
  2005年3月7日,由于富平县人民政府、县经贸委、县造纸厂主要领导已更替,时任富平县副县长郑建设(现已从县政协 位置上退休),时任富平县经贸局局长李正敏(现已从富平县政法委退休),时任富平县造纸厂厂长屈全义见工厂恢复了生产,市场形势很好,达到规模,初见效益,这时他们恶意顿生,串通一气,屈全义在郑建设、李正敏的指使下,趁公司春节放假期间,以我没有交租赁费为借口(实际不欠),将我们值班人员及家属小孩非法赶出厂外,整个工厂及办公楼、食堂、住宿楼被抢占,公司所有物资及个人物品被侵占。随后,他们就将办公室、车间大门,成品及原辅材料仓库门砸开,利用我的原辅材料安排铜川一个叫王华山的人进厂非法生产,后因生产经营无方,关门歇业。我的所有物品被他们非法变卖,我2006年2月22日上午当场抓到后,通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庭长薛志俊到了现场,薛看后什么也没说就被他们接走了,就这样给我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我在富平县正常生产经营,因郑建设、李正敏、屈全义及无良商人王华山的非法行为,使我在经济和精神上受到毁灭性打击。如今,我一家三代借住他处,我一直为上访、诉讼奔波煎熬,至今无法回家与亲人团聚,衣食无着,为躲债四处漂泊,艰难度日,家人也受到讨债人的威胁逼迫,老婆压力过大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近日又突发脑梗,我本人还被讨债人刺伤,岳父得知我的遭遇后,一气之下突发脑溢血,不幸早逝。我的不幸遭遇引起了媒体的关注,2005年9月12日《陕西日报》以《一个襄樊客商在富平投资的遭遇》为题进行了报道。
  事发后,我多次找到县、市、省五大班子和相关部门及主要领导反映情况,要求解决问题均无果。2014年9月13日中央第七巡视组在陕西,我向巡视组反映了我的遭遇情况,并填了登记表,表号为201409130127,从各级政府到法院系统,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也没有人敢得罪地方势力。
  迫于无奈,2005年6月我只好将富平县造纸厂告上富平县法院,并当即申请要求富平县法院将我的租赁物及我的所有资产进行保全,县法院以种种理由不予保全,在财产被非法变卖的情况下,富平县法院于2005年6月28日下了【2005】富法民初字第0442-1号民事裁定书"所有财产保持现状,由富平县造纸厂代管,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动用",并立即产生法律效力。
  2005年3月23日,富平县造纸厂以我没交租赁费为由将我起诉到富平县法院,富平县法院于2005年6月8日下达了【2005】富民初字第0431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告富平县造纸厂的起诉",富平县造纸厂不服一审裁定,上诉至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 年 9月30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2005】渭中法民二终字第126号民事裁定"本院认为,富平县造纸厂于2002年8月1日与湖北省襄樊市(今襄阳市)日晨纸业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二者的租赁合同关系成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2005年10月,我将富平县造纸厂告上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请求,履行合同,赔偿损失,进厂恢复生产。2006年6月8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2005】渭中法民一初字第003-2号民事裁定书,一审裁定驳回湖北省襄樊市日晨纸业有限公司的起诉。我收到一审裁定书后表示不服,上诉到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年10月25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了【2006】陕立民终字第29号民事裁定书"撤销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渭中法民一初字003-2民事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时隔8个多月,即2006年6月8日竞不顾该院2005年9月30日下达的已终审并生效的裁定书,违法下达了一份与2005年9月30日渭南市中院下达的【2005】渭法民二终字第126号民事裁定书相违背的【2005】渭中字法民一初字第003-2号民事裁定书,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分管院长看后讲∶"这简直是丢法院的脸,知法犯法"。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之事,一是郑建设让县法院、县人大领导到渭南市中院四处活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陈润武当面跟我讲∶"这个案子要让县政府满意,我们是把刀,领导让削梨就削梨,让削苹果就削苹果,我们也没办法,给你10万元走人算了"等等,我问他,是谁代表政府?怎么让政府满意?给10万元是谁的意思?他不作答。没想到,陕西法官队伍中竟会有如此荒唐的法官;二是郑建设、李正敏指使刘润民、屈全义找已退休的富平县原人大副主任牟旺忠让其找富平县内市人大代表写不实联名信,给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制造判案障碍。2006年2月25日陈润武给我看过联名信后,我当即给富平县政府驻公司特派员苗英杰汇报了此事。2006年2月25日苗英杰(现去逝)和我一起到牟旺忠老家在苹果园找到了他,说明来意后,牟旺忠讲∶"联名信是郑建设、李正敏让弄的,人大代表王亚民及杜村主任等人不了解情况下不愿签字,但郑建设、李正敏硬让签字,碍于面子就签了字,还和刘润民、屈全义一起到市人大找到时任市人大法工委主任签了字,字签好后又一起交到中院。"还说∶"当时我听了一面之词,做错了,不严谨,现在情况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参与说什么了,我会在一定场合给你们讲个公道话"等等;三是郑建设、李正敏指使刘润民(一退休职工)冒充我公司法定代表人在他们导演的环境保护检查笔录上签字,并捏造事实,托关系让渭南市环保局下达了一份关闭造纸厂的函,这个函既不符合文件规定,也不符合事实,我公司当时既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又符合环保要求。上述发生的事,我向时任渭南市政府曹莉市长作了汇报,她安排市政府雷秘书长过问解决,雷秘书长多次打电话和当面要求富平县政府尽快解决此事,渭南市人大、市政协、市政法委领导也关注过此事,最后都不了了之。2006年2月20日,在渭南市政协会议上多名委员在得知我的情况后,曾经联名提案,但最终也石沉大海。
  2007年元月8日至2012年6月12日,我分别五次将富平县造纸厂及富平县人民政府告到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陕西省高院主审法官以种种理由进行刁难,长达六年之久,不作审理判决,都按撤诉处理。一是说我没交诉讼费,因被赶在外,生活很艰难,无力支付诉讼费,我将情况向时任陕西省人大杨永茂主任、高宜新主任及人大内司委领导作了诉说,他们均作了∶"按特殊情况处理,缓交诉讼费"的批示,安院长、曹院长批示给了主审法官(批件在案卷中)。陕西省高院王松敏、黄河两位院长也作了缓交批示,对省人大、高院领导六次之多的批示,主审法官不闻不问,有意将案件拖到缓交时间到期,按撤诉处理;二是2008年3月3日,陕西省高院又一次开了预备庭,当庭交换了证据,定于2008年3月10日正式开庭,3月10日正式开庭时,富平县造纸厂及富平县人民政府为了逃避法律责任,3月5日在富平县政府领导的操纵下,搞了一个突击破产,3月10日我当庭提出了富平县政府向省高院递交的县法院下达的【2008】富法破字第001号民事裁定书(程序严重违法),我的财产也不应在破产之列,3月11日我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领导作了书面反映,但主审法官以此为由还是中止了已在进行中的诉讼,我多次找她要求依法继续审理此案,她很不耐烦的说∶"审谁的案子都一样,为什么我要审你的案子呢,我花了50万元才弄个副庭长,原来说给我弄个庭长的"等等。三是主审法官一意孤行,压着不审,在我摧问多次后,她强行要将我的案子移交到渭南市、西安市、铜川市等法院去审,最终也没移交,目的是拖延时间。最后她告诉我"你是个人,人家是政府,找的关中领导多,活动厉害,你搞不过,故意拖你的,这个案子结果不会好,我也不会判。"我说∶"不管好坏,判下来就行"。她说∶"根本不可能",最后还是按撤诉处理。2012年6月20日,我再次将富平县造纸厂财产管理人及富平县人民政府告到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并向社会人员以高利贷形式借款30万元,于2012年6月20日、25日分两次给陕西省高院交给了29.31万元的诉讼费,后又以破产案还没结为由不予审理。为什么立案审批通过,诉讼费已交还不能审吗?破产案也五年多了,主审法官刁难刁难再刁难,强行威逼要求我撤诉,说∶"你不撤诉,我们就下撤诉裁定书,只退你一半诉讼费等",最后还是按撤诉处理。
  2008年5月6日富平县造纸厂破产财产管理人(陈兴利、任金平)给我下发了通知(财取字【2008】号),5月8日我收到并当面向陈兴利、任金平递交了说明和请求,他们给我打了收条。
  2008年5月12日我委托王益寿律师及我工作员人陈华、王丁一行前往破产财产管理人办公室领取我的财产,陈兴利、任金平等人阻拦不给,也不让看,只好空手而归。随后我又找到富平县法院管破产案件的成平庭长,他说"清算小组出了腐败案,处理人了,我也在被调查中"等等。事后我得知,我的所有资产及职工当时被迁出没有拿走的物品被他们变卖,钱都私分了,造成我血本无归,更不可思议的是:富平县造纸厂土地使用证原件按合同约定在我处抵押,他们竟敢将价值两亿多元的土地以4200万元的低价卖给了一个姓吴的个人老板,转手倒卖三次,获取高额非法所得,致使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我身遭此难,从2005年开始维权,至今已16年了。这些年来,我多次以当面、口头、文字材料、邮寄方式向富平县政府历届主要领导反映情况,他们至今无有回音。2017年元月11日下午,我和朱龙华一起找到时任富平县委书记时,他说∶"这种事我不管,前几任都没有解决,随便你找谁告状,我不怕曝光"等。事已至此,我的遭遇,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经济合同纠纷案,还成为一个当地政府不诚信、承诺不兑现,拒不执行党和国家相关政策,政府、法院少数领导及法官不作为,知法犯法、新官不理旧账的共案。
  以上种种,已然上升到了公然对抗中共中央国务院(2016年11月4日)下发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同时,此举和中纪委2019年12月14日关于对新官不理旧账必须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确保行政机关按照行政协议约定兑现政府承诺的若干规定,国家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通知完全相违背。
  我在陕西省富平县投资的悲惨遭遇,曾向陕西省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省纪委、省高级人民法院及渭南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富平县主要领导反映过此事,至今无果。2020年10月26日,中央第十二巡视组来到陕西巡视期间,我又将有关材料寄送到巡视组,至今也未收到任何回复。
  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挽回损失,请督促富平县人民政府立即兑现政府承诺,返还我的投资,赔偿我的全部损失。
  感谢!
  为盼!
  汪胜章 泣告
  公民身份号码420601195812035015
  联系电话∶ 18601281871
本文标题: 我在陕西富平县投资的悲惨遭遇
本文地址: https://www.ghacgh.com/News/shehuixinwen/20210408/880392.html
上一篇:七旬新安江移民夏梅花惨遭开化密赛村恶霸村书记陆世古殴打致重伤申诉无门 下一篇:校园欺凌何时休?
Top